? 五年求“钉”:给4300万家企业当“数字办公管家” - 科迈信息网 亚博娱乐平台唯一官网授权,亚博娱乐平台唯一官网授权,yabo2019 vip

当前位置:主页 > 原创 > 正文

五年求“钉”:给4300万家企业当“数字办公管家”

2019年09月24日 03:09 来源:科迈信息网 编辑:admin

{start}1051510{end}

文丨杨秋波

“截至2019年6月30日,钉钉用户数破两亿,企业组织数破1000万。刚刚宣布大家看我没有笑,其实我在心里偷着乐。”2019年8月27日,杭州,钉钉未来组织大会,阿里巴巴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宣布了钉钉的最新成绩。

无招公布了钉钉的最新成绩

两亿用户,一千万企业组织,这意味着钉钉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工作协同生态系统。拿到这个成就,钉钉用了1684天,不到五年的时间。

如果从无招最初开始创建钉钉的经历来看,似乎是一场豪赌,然而,恐怕只有无招才明白,自己其实是在一个早已看准中国企业协同办公长久痛点的领域果断出招,最终取得了现在的成绩。

“DING”是钉钉标志性的功能,也就是使用此软件的人在遇到紧急且重要的事宜时,可以通过“DING”迅速提醒需要对接的人第一时间看到信息,并做出回应。

五年来,无招和他的钉钉就处于时刻求“DING”的创业状态:求企业关注这款从零开始的工作协同软件,求更多人使用钉钉,求用户给出哪怕最苛刻最尖锐的批评,从而更好地倒逼和打磨钉钉的下一次迭代。

钉钉的DING功能

而这一切,终归来自于钉钉在过去五年所做的事情:就是成为企业最好的“数字办公管家”,而做成此事的时代转机,或许还是要从一次宵夜说起。

无心插柳

2014年的春天,无招带着六个人搬回阿里巴巴的起点,一门心思扎进湖畔花园。

1998年马云购置的这套150平方米房子,已经成为阿里创业圣地,见证了淘宝的崛起,先后孵化出支付宝、天猫、菜鸟物流等明星项目。

钉钉员工在湖畔花园工作场景

2014年下半年钉钉已经有了初步的产品模型,但是在功能和用途方面还没有明朗,钉钉团队密集地跑各种企业“共创”,寻找希望能提供用户痛点的样本,频频碰壁。

直到有一次,无招带着团队在外面跑了一天,又碰了一鼻子灰,一帮人坐在街边的大排档吃臭豆腐鼓舞士气的时候,团队成员一岱向提及了就在附近的康帕斯CEO史楠。

经过10年的发展,2014年,主要从事电脑销售代理的康帕斯,已经成为一个近百人的中小企业。

短信、微信、QQ、邮件……为了提高组织管理能力,史楠使用了各种工具后,决定给公司选购一款企业资源管理系统,找了几家公司报价,不是贵就是上手周期长。

面对史楠的犹疑,无招很直接:“我可以免费给康帕斯做一款产品,让你用到爽为止。”

与来往的高调亮相,高举高打不一样,早期的钉钉就是这样地毯式调研中小企业的需求,以及推广自己的产品,调整自己的产品功能,不断增加了智能办公电话、智能审批、密聊模式、智能硬件、智能人事、开放平台、智能文档等。

就像达尔文所说的:“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适应变化的。”钉钉在密集的共创当中,开始拥抱变化。

在共创的那段时间里,包括无招在内,所有员工几乎都跑到中小企业去,和他们一起工作,甚至吃饭喝酒,深入了解中小企业每个流程细节,了解到传统中小企业面临的办公问题,包括考勤、财务、审批、报销等,都存在着种种痛点。

在长达数个月的共创后,无招和团队成员完成了钉钉的大致架构,将沟通和协同确定为产品主线。

作为钉钉的首个共创企业,康帕斯从2014年开始与钉钉结缘,同时开始了高速增长。从一家销售PC硬件的企业,孵化出3个独立子公司,营业额也从原来来5年1个亿,增加到1年6个亿,这一切只用了短短2年时间。

“我们的第一批用户是100家共创企业,那时候我们天天跟这些企业的人坐在一起研究,怎么做好钉钉。”无招回忆道。

钉钉员工在和企业“共创”

2015年初,钉钉第一版产品上线的时候,连发布会都没有办。

没人想到,上线一年后钉钉就有了30万活跃用户,两年之后钉钉会以每年200%的速度成长。

现在这家独角兽平台。已经形成一个庞大企业服务生态圈。

截至2019年6月底,钉钉开放平台入驻的开发者数超过20万,企业级应用数已经超过30万个,覆盖了各行各业,企业用户进入钉钉应用市场,可以购买定制化的财务报表、审批表等。开发者服务的企业组织数超过500万家,覆盖各个行业。钉钉开放平台上优秀的独立开发商GMV年增长超过了800%。

无招曾将企业市场比做一个看不到对手的荒漠,或者说蓝海。

如今,钉钉正式对外公布的数据已经覆盖超过1000万家企业,在总体规模上,中国有效企业数量是4300万,海量的中小企业还在纸质办公,经验管理时代,中国企业级市场的付费企业客户数只有10万量级。

2016年无招在内部信里总结说,“从打光子弹的6个人,到现在满血复活的180人;从C端产品,变身B端产品,如今已拥有超过150万家企业组织。我们像绝壁求生的猎人,不经意却闯入一个深藏宝贝的山洞。”

逐渐成为企业服务生态平台的钉钉,正在电影行业挖矿。

重塑影业

10000件道具、3000张概念设计图、8000张分镜头画稿、100000延展平米实景搭建……

《流浪地球》成为爆款,与剧组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却很难把它当作中国电影工业化的成功。《流浪地球》副导演郁刚透露,雷德利斯科特的《普罗米修斯》全片拍完只用了70天,很多好莱坞的大导演比如斯皮尔伯格,都保持着一年拍一部片子的节奏。但是中国电影没有办法做到如此高效的工业化流程,郭帆导演2013年拍的《同桌的你》,五年之后才拍出了《流浪地球》。

郭帆

这部电影原着作者刘慈欣的另一部经典之作《三体》,更是证明了即使在北美更擅长的科幻领域,中国也从来不乏想象力和创意。比起创意,我们和好莱坞的差距其实在工业化水平。

天下苦中国式手工作坊制片流程久矣。

中国电影产业依然缺乏完善、专业、标准的制片管理流程。郁刚表示,“流程不从手工作坊进化到现代企业阶段,我们就不用谈什么工业化。”

影视拍摄的整个生产过程,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树形结构,从导演、制片人等起源开始,但是一旦进入生产环节,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庞大的扁平化的平行系统。

这个系统中会涉及到上面指令的垂直传递,部门之间的协同传递。比如通告单的下达,就是每天不管拍到多晚,都会在剧组的门缝里塞纸质通告单。但是这里就会有及时性的问题,很多指令没有办法及时更新。

在美术、摄像、市场营销这几个平行部门协同的过程中,美术的布景方案、摄影的方案、摄像的数字化后期方案只有滚动起来才会行成工作流,否则很难及时在现场形成一个工作流,给到导演快速、便捷的支撑。

作为数字化办公的拥趸,早在2013年,郁刚就有想法要做一款制片管理软件。但这只是一款十分垂直的小众软件,产品的开发、维护、运营等技术成本十分昂贵,内容公司也欠缺足够的技术人才去支持开发,即便开发成功,没有商业化能力,最后,他只能选择放弃。

同样是2013年,灵河文化创始人兼CEO白一骢开始自己探索制片管理软件的开发工作,同样陷入困顿。

刚好灵河文化跟阿里影业有业务往来,随着合作的不断深入,双方发现,灵河的影视行业经验,可以同阿里影业的互联网思维、钉钉的企业管理思维相结合,做成一套行业化的解决方案。2018年左右,双方联合开发了云尚制片管理系统。

这款产品基于钉钉的架构建立,融入了钉钉整体生态。云尚制片系统,一个位于影视全产业链最上游的基础设施,致力于解决传统制片管理缺乏流程和标准、周期难以把控、财务不透明、经验难传承等问题。

“剧组的苦孩子有救了!”今年4月,郁刚在《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的工作室,跟副导演周毅交流的时候,听说了阿里巴巴和灵河联合开发的云尚制片软件,发现其能够实现日常管理,拆分元素,产出拍摄报表、财务报表等各个环节的数字化管理,能够减轻很多的工作量,由衷感叹。

正如好莱坞将电影称之为“工业”一样,在时光坐标的创始人陈奕看来,剧组其实就是一个庞大的工业生产体系。

既然是工业,就存在着很多的工作人员、流程、环节。但中国的影视行业跟好莱坞相比最大的差距就在于缺乏标准化。虽然独立的部门,比如摄影、美术、技术等有标准,但其实都是一个个的“孤岛”,无法彼此串联。

每一天,每个“孤岛”都会产生相应的信息流,一旦这些信息流大规模、集中汇总到制片人和导演那里,就会产生如沟通、及时性、反馈性、统计性等各种问题。

郁刚回忆,有次剧组要拍一个演员“摔3次手机”的戏,分别是在家里、游艇、马路拍,要先拍游艇戏,因为游艇老板只同意早上租船,费用要2万元一个小时。但是到现场之后发现,手机道具有问题,按时间线,第二场游艇戏的手机道具应该是有裂痕的,但那个没有。

每递进一个时间线,道具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剧组每天有100个类似的道具,人脑根本不管用。

“剧组有一个‘墨菲定律’,没有亲眼看到的东西肯定会出问题,而且你越猜他有问题,它就越有问题。”郁刚苦笑说。

事实上,剧组的大部分时间都会浪费在沟通上,导演在机房开会或者剪片子,每天后面有1万个道具等着确认。

而使用云尚制片体统,制片组出去在堪景、服装组在服装店挑选衣服、置景组在搭景、特效组测试一个复杂的合成项目……这些事情,随时随地上传,导演不用出门就能和整个剧组各个部门沟通进度,分享信息。

这一切,都是为了解决了一个问题:多方协同工作效率 。

几年前,《无证之罪》的大火,让很多人都认识了这部“神剧”的导演吕行。

有一次,他拍摄需要一辆吊车,但是制片人觉得吊车贵,所以私自换了另外一台车。最后发现,因为吨数不够,导致大灯上不去,最后所有人只能在雪地里,等了四五个小时换另外的吊车来拍。

这种简单的小事,背后是沟通的困难,信息沟通的顺畅是信任协同的前提,在剧组的信息传达和实时共享需要巨大的工作量,导演传给现场制片,传给主任,再传给其他人。剧组里很多制片、副导演,这些人的主要工作就是传达。

群演数量每天都会以通告单的方式来沟通,但是有时候场景、天气、制片、工期出现突发情况,不能及时更新在通告单上, “剧组沟通基本靠吼”。

“电影是一个全流程需要高度协同的工作,缺失任何部门都无法开机,长此以往日积月累,不仅会带来生产效率的下降,甚至会带来艺术创作水平的下降。”时光坐标的创始人陈奕说。

云尚系统对此进行了非常清晰的信息梳理,让制片分工变得明确,并且可以及时提醒和交接,满足一个剧组大部分的功能需求,提高制片的效率。

云尚制片系统界面截图

很多人都不知道,剧组后期制作花的时间,有时候远远长于拍摄时间,通常需要花费3~6个月时间,甚至花上1年。

以前,制片人会把所有的后期信息流都汇总到自己这里,雇佣的后期制片的人数,远大于前期拍摄制片,甚至远大于后期制作人员——因为数据流信息太大了。一集40分钟的影视剧,背后是3~5倍的素材量,单纯靠剪辑师去梳理,没有场记或者前期数据汇总的话,工作量非常大。

作为一家做影视视效的制作公司,时光坐标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数据流,使用了钉钉4~5年的时光坐标,在后期制作工作流程中,很早就已经开始让钉钉发挥基础性的作用。 因为云尚制片,时光坐标实现了公司的“业务在线化”,成为了跨组织、跨项目、跨生态,让公司的三四个项目都可以同时进行。

对剧组来说,一个项目结束意味着原地解散,人员分散到其他项目组,根本没有完整的管理记录、数据记录、信息记录,也就只有制作环节还有经验可循,到拍摄环节、筹备环节、设计环节根本没有办法形成完整的数据体系。基于钉钉的云尚制片管理系统,却可以为剧组的回顾和复盘,提供相对完整的管理数据和信息,对下一次的拍摄有很大帮助。

电影项目制的千人组织,通过云尚制片进行连接协同,成为一种全新的形态,并用在线化、数字化的方式,让整个过程所有的东西沉淀下来,钉钉正在改变电影这个流程复杂、人员流动性非常高甚至还处在手工作坊模式的中国电影行业,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弯道超车

未来,郁刚希望云尚制片能够帮助国产电影建立一个工业流程标准。

“就像ISO9001一样,让这个行业把剧本、日程格式都固定下来,并且很多软件可以彼此互通。希望未来全中国的剧组都用云尚制片这款软件,提升行业的工业化信息化,促进软件的升级。”郁刚表示。

如果说好莱坞已经进入工业4.0的阶段,中国其实还停留在1.0或者说2.0阶段,如何能够快速进入工业4.0时代?

最好的方式,就是数字化、移动化,最核心的就是制片数据和流程的管理。

未来“数字化管理”的理想状态是,用了云尚制片系统之后,剧组所有的“非沟通创作”层面上的管理,都不需要“讲话”了,在制作流程上只要在钉钉上沟通就可以。

下一步,三尚旗下的所有剧组都会优先用云尚制片来管理。“如果用云尚制片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未来大家都能在一个标准上探讨问题,能够解决剧组30%~50%的问题,已经非常好。”三尚传媒创始人杨晓明说。

“当我们在蓝色的海面上看到雪白的冰山的时候,却不了解冰山沉寂在水下的70%,这70%的支撑构成了浮出水面的精彩,中国的影视行业就是缺失这70%非常扎实的体系,最重要的是,如何能够将优秀的人才粘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工作流,让大家充分发挥艺术和技术能力,做出让全世界都惊叹的作品。”时光坐标创始人陈奕说。

如今,基于钉钉的云尚制片管理系统,已经可以实现影视制片领域全流程体系的管控。在5G来临时代,如果真的能够把影像流,即所有的拍摄影像数据,所有的涉及拍摄和后期制作过程全部放到系统上,那势必将是行业的革命性工作方式的改变,使中国电影行业迅速迈向工业4.0。

随着5G时代的到来,未来数据流、管理流、甚至影像流,都可以在云尚制片上跑起来,达到一个全行业协作的高度。同时,这也可以解放所有的艺术家,让他们不再需要为具体的细节沟通耗费大量的精力,每个创造者都可以把自己最重要、最好的聪明才智发挥到影视行业中来。

很多圈外人或许都会感到好奇,好莱坞是如何做制片管理的?

杨晓明介绍说,好莱坞的方法是做一个电子化的“大表”,可以看到剧组的全貌。如果做成一套软件的话,其实也是一个数字化的“雏形”。

制片管理软件界面截图

杨晓明曾考虑过推广好莱坞的制片管理系统,但他发现行业很多人都不接受,都觉得太复杂。行业里大多数人只能看到并且只想看的与自己相关的工作内容,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协同’,而且这套方法论的学习成本、转换成本也实在太高。

但基于钉钉架构的云尚制片却可以降低学习成本,因为钉钉的接受度、普及度、易用性都比较高。

“中国制片管理在‘数字化’领域超越好莱坞是很快的,因为好莱坞是很传统的,变化很少,发展很慢的。”杨晓明说。

中国的传统汽车行业落后了几十年,但是在电车领域欧美和中国的起点是一样的,也更有发展机会。中国的电影制片行业,如果走好莱坞钉工业化流程发展的老路,几十年都很难追上,如果走数字化路线,反而有机会“弯道超车”。

钉钉正在将电影行业的所有流程数据化,将这个行业搬上云端,并且帮助中国电影与世界电影行业接轨,甚至弯道超车。但是这还只是钉钉野心的一小部分。

蝶变

这只是钉钉将360行搬上云端的一个样本,这个样本背后是钉钉对未来组织形态与管理思想的深刻变革。

在年初的一次演讲中,钉钉副总裁张斯成提出“企业将从管理走向治理”,在柔性的液态组织里,企业将第一次实现全新的数字化治理模式,即全员共享、全员共治、全员共理,突破科层组织的分工限制,将协同性发挥到最大限度,重新激发组织的活力。

复星的总资产已经超过六千多亿元,目前产业生态体系覆盖30个国家,200多家企业,组织形态极其庞大且复杂,管理起来更是难题重重。

2014年,复星决定了和钉钉合作的时候,就希望利用数字化的手段,实现组织的实时在线,让复星的管理文化,能够贯彻到日常工作。

7万名员工实现实时在线,他们可以随时调用企业的所有资源,效率越来越高,不再像传统的组织一样,需要一级一级汇报上去,再一级一级汇报下来。“我们可以直接和对应的业务单位进行直接的沟通和协作。”复星集团全球合伙人、首席信息官梁剑峰表示。

复星的业务工作群里,会直接拉入分管的集团董事,在日常的工作中,所有的信息完全透明给管理层,避免过去的科层管理组织体系,中间的管理层报喜不报忧,隐藏问题,造成信息的不对称,提高了决策的效率。

“每个员工都属于企业和组织,而不是属于你的上级。”梁剑峰在演讲中提到。如果有需要的话,复星内部员工可以随即找到包括郭广昌在内的管理层进行沟通,而郭广昌本人则有一半的时间都在用钉钉。

当面对一个犹如庞然大物的巨型组织时,要掌控它便需要更好的组织能力与沟通工具。梁剑峰用“去中心化的智慧生命体”形容对未来组织的憧憬,他认为透过不断地线上化、数字化和智能化,组织终有一天将不再依赖于一两个管理者,而是自发地完成组织进化。

“那些原属于生命体却成功被移植到机械系统中的特质有:自我复制、自我管理、有限的自我修复、适度进化以及局部学习……我们知道生物领域中有诸如有机体和生态系统这样的概念,而与之相对应的人造物则包括机器人、公司、经济体、计算机回路……两者都具备生命属性,我将这些人造或天然的系统统称为‘活系统’。”

凯文?凯利在《失控》一书中这样描述的越来越具有生命体征的组织体。

钉钉正在唤醒未来组织的自我意识,所有组织会通过先进的数字化技术和管理思想,能够形成一个自适应的组织或者说活系统,在组织内部每个小的团体之间能够相互地高效协同,即时拥抱变化,以创新推动世界的变革。

责任编辑: